某个某

过往皆过往

贺新郎【陆花同人】(慎)



章一


苏叶枝太瘦了,瘦骨嶙峋,骨瘦如枝。手指关节凹凸有致且瘦长,乍看之下指腹里竟刺入细针!他的眼睛正眯成细针盯着两人,唇角笑意凉凉。


陆小凤看了一眼苏叶枝,道:“花满楼,我忽然羡慕你了。”


花满楼道:“哦?”


陆小凤摸摸“眉毛”道:“我看见一具白骨在笑。”


活人看见白骨在笑不免觉得阴森可怕,何况他觉得苏叶枝的样子比白骨更阴森。


花满楼微笑道:“那我庆幸了。”


话音刚落,苏叶枝抛去指间的十根骨针,针针射准要害。他脸色不快,狭长的眸子瞪的极大,任谁也不能说他是一堆白骨,哪怕他就是森森白骨。


而且他要让这管闲事的人变成白骨,用他的骨做针!


陆小凤站在原地不动。


袖袍如流云般翻飞,倾刻间花满楼拢住衣袖,八根骨针顺势跌落化为白色粉末,风一吹,飘散无踪。


第九根穿树而过。


最后一根夹在陆小凤两指中央,他捻起骨针看了看,轻轻一折便断了。


苏叶枝已然近身。


陆小凤轻盈退后几步,苏叶枝紧跟不放,灵敏招式尽出。他挡住眼前的苏叶枝,倒是两人一有接触,就发出骨头碎裂的声响,入耳声声诡刺干脆!


陆小凤看起来很无奈,他不太能忍受这种声音,他叹口气:“我再也不想跟你打了。”


“不打就走吧!”搭话的声音从树后传来,瞬时一团白烟笼罩,待苏叶枝能看清时早已不见人影。


百花楼。


名百花,亦有百花。


阁窗两排摆满绽放的鲜花。


四下张望一会,刚才出声的男子才悠悠施礼道:“多谢两位。”这人书生模样脸色苍白,细眉斜上入鬓,眼挑桃花,容貌颇为俊秀。


陆花两人遇见这人时,一根针正刺在他的脖子上。


拿针的苏叶枝沉声道:“今日你必死无疑。”

书生却笑了出来:“小生命一向大,从不与人谈死。可你就说不一定了,也许以后会死于非命呢。”


生死之间,这书生还有心情逞嘴快,论这点,人倒挺有趣。


“那我倒要看看!”苏叶枝的针未刺下,他的手却被一块石头击中甩了出去。


出手的是陆小凤。


他的确不想管闲事,但他还是管了。因为他不管,一边的花满楼也会管。陆小凤瞧瞧身侧的朋友,在善良这一点上,他太了解花满楼了。


花满楼总不愿别人丧命,他的朋友多多少少会受他影响。


在苏叶枝射出针之前,书生早已躲在树后。而他现在笑嘻嘻的盯着陆小凤。


陆小凤觉得他现在的脸色一定不好看,很难看,非常之难看。倘若是窈窕美人能这样看你,的确是很受用,可偏偏是个男人,还是一个啰嗦嘴快的男人。


书生忽然恍然大悟:“你们使的是流云飞袖和灵犀一指。”


“你是四条眉毛的陆小凤!”


他又转身朝花满楼道:“那这位一定是江南花家花七公子——花满楼了。在下萧谈生。”


花满楼点头道:“幸会。”


书生喃喃道:“小生竟未注意你的眼睛……。”他言出就有点后悔。尴尬的看向花满楼。


花满楼并不在意,他道:“心能看见就已足够。”


心灵透亮,能看见的自然比眼睛看见的多,世间又有几人能做到如此?


陆小凤打量起他,道:“无嘴书生?”


江湖人称“无嘴书生”的箫谈生。无嘴书生是有嘴的,非但有嘴,且开口滔滔不绝,他正向花满楼盘点楼里的一盆盆花:“荣莉,木笔,火鹤花,金莲花,萱草,六月雪,蝴蝶花,篱火……”


萧谈生心生羡慕,他羡慕花满楼能坐拥满楼鲜花,与大自然的花草树木相处总是让人愉悦的。


夕阳夕下,黄昏渐入。


突然黑衣人影闪过。没有血腥味,楼台上只有一只被掐死的麻雀。死了的麻雀是没资格叽叽喳喳的,唯有死了才会能闭嘴,那个时候,岂管你有嘴无嘴?


花满楼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
陆小凤却道:“一块石头。”


他又瞪着萧谈生道:“你的麻烦。”


箫谈生凑前嗅花香,清淡的香味让他心情舒爽:“小生习惯了。”


陆小凤道:“我就不问为何“骨刺”苏叶枝会杀你了。”


萧谈生道:“为什么?”


陆小凤冷冷道:“因为你的嘴惹祸。”


萧谈生眨眼笑道:“小生仅说出所知道的,何祸之有?”


江湖上为什么会叫箫谈生“无嘴书生”?非是赞誉,而是咒怨,人人皆宁愿他无嘴,知道太多也是有坏处的。


花满楼不由摇摇头。


萧谈生叹气道:“不说这些了。今日看两位出城是朝东走,莫非你们也去风家?”


花满楼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
“小生恰好认识少庄主风行歌,所以也收到了请柬。既然如此,不便麻烦两位,小生还有些琐碎事要办,我们十月初三风行茶庄见。”


“告辞!”


TBC.


评论(4)

热度(6)